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娇妻太傲:冷情总裁请滚开_ 第五十四章 家里还有人等我-

时间:2021-05-26 15:03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伯利恒星小说娇妻太傲:冷情总裁请滚开 第五十四章 家里还有人等我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看到她如花般的笑意,炎彬只觉得自己心头的阴霾瞬间被吹散,整个人都变得暖融融的。

    如果她能一辈子都这样对自己笑,那该多好!

    许是意识到自己的表情,乐瑶又武装好脸上的冷漠。

    “炎彬,你知道我喜欢什么花吗?”

    如果这个男人真的有用心了解过自己,就不会总是做出不得自己心意的事情。

    炎彬怔了一下,随即坐起身来,这也让乐瑶有了调整自己姿势的自由。

    “你不知道,对吧?”

    她的美眸划过一丝失望:他口口声声要自己的原谅,却根本不曾用心了解自己的喜好,这样的男人真的值得原谅么?

    “向日葵。”许久,他说出了这三个字。

    这次,轮到乐瑶沉默了,她直接转开头,红了眼眶。

    “乐乐……”

    炎彬慌了神,以为自己又说错了什么,急忙扯了几张纸为她拭泪。

    乐瑶也说不上是因为赌气还是怎样,只是挥开了他的手。

    炎彬颓然的看着自己的双手:她现在竟然都不让自己碰了么?

    “乐乐,你喜欢向日葵,我明天便开始送。”

    红玫瑰只是他的告白,可看得出来,这招没用对。

    “不需要!就算要送,也该是擎宇送!”

    他又不是她的什么人,也用不着他的好心!

    “好,你说什么便是什么,你别生气。”

    炎彬虽然不知道她的情绪为何变得这么快,可还是很小心的安抚她。

    乐瑶不可否认,若是多年前他对自己这般用心,他们根本不会走到今天这样的地步。

    “到底,我要付出怎样的代价,你才不会继续出现在我身边?”

    她厌倦了这样毫无意义的纠缠,却想着他不在了,自己又揪心……

    “乐乐……”

    炎彬的黑眸流露出一丝痛苦,他想对她好,为何最后的结果总是相反?

    “我想,让你停止对擎宇的恶意攻击,你也不会答应吧?”她神态平静的问。

    炎彬没有做声,可是眉宇间的隐忍却已经说出了答案。

    “你想见恺恺,我不反对,但是,不要来骚扰我们正常的生活。”

    什么叫正常生活?炎彬抬起头来,不甘心的瞪着乐瑶:他们一家人在一起才是最正常的生活,不是么?

    “……好。”最后,除了这个字,他不知道自己还能说什么。

    “时候不早了,我先走了。”

    “乐乐,可以留下来一起吃饭么?”

    乐瑶转过头,看到他眼底的祈求。

    这是多么骄傲的一个男人啊!现在却在自己面前低声下气……风水果然轮流转。

    “不了,家里还有人等我。”

    再冷硬的心,有了牵绊,也都会变得柔软无比。

    很自然的一句话,却能化成一把利剑,直直的刺入他的心房。

    曾几何时,他连她的家人都不算了……

    最后,乐瑶忍住了自己再看一眼的冲动,快步走出了别墅……

    “妈咪又去那个男人那里了?”

    回到家里,看到安静的别墅,恺恺便做出了这样的猜想。

    欧擎宇笑着摸了摸他的小脸,“有些事情总是要摊开讲的。”

    恺恺颔首,这话他同意,不过……

    “那你打算什么时候对妈咪摊牌?”

    欧擎宇放下手里的包,“摊什么牌?”

    “就是你和小鹭阿姨之间的事,你知道,妈咪不会介意的。”

    失忆前,乐瑶就不介意他和欧小鹭来往,现在恢复记忆了,应该更不会反对了吧?

    “小家伙,大人之间的事,别瞎操心。”

    欧擎宇的脸色有了一抹不自然,虽然他和欧小鹭表面看上去没什么,但终究因为那件事,二人之间还是有了隔阂。

    “小鹭阿姨年纪也不小了,您可不能就这么晾着人家呀!”

    恺恺年纪不大,却时常语出惊人!

    “小子,这些你都是从哪里学来的?”

    按理说,小孩子不会对那些谈恋爱的剧情感兴趣吧?

    “推断。”

    如果要问他为何有此推断,只能说他情商过人,恺恺在心里臭屁的想着。

    “我和你小鹭阿姨……”

    欧擎宇停下了手里的动作,忽然不知该如何解释了,难道说那只是醉酒后的一场错误?

    “你不用和我解释,最重要的是你和妈咪都能开心。”

    虽然欧擎宇不是他的亲爹,可他给自己的父爱一点儿也不少,所以,他还是希望他获得幸福的。

    “小家伙,真庆幸我们这么特殊的家庭没有扭曲你的三观。”

    “呵呵!我才该庆幸,你比我那个爹有人情味。”

    乐瑶一进门,听到的就是父子俩的笑声,她也跟着扬起唇角。

    “看来,我是错过了你们父子之间精彩的聊天呀!”

    “没有没有,我们也是刚回来不久。”

    恺恺跑上前,扑进乐瑶怀里,他总觉得母亲身上的香味好好闻!当然,现在的他并不知道,不久后,他会和炎彬三天两头的在屋里上演“夺人大戏”。

    “看你的样子,似乎打过仗。”

    欧擎宇的眼底流露出心疼,明明加班的那个是自己,可看到她累,他就觉得难受。

    “我没事的,倒是你被我牵连……”

    乐瑶的话还没说完,就看到他比了一个悄声的手势。

    “不是说好不要在孩子面前谈公事么?”

    乐瑶点点头,然后蹲在儿子面前,“恺恺今晚想吃什么?”

    恺恺歪着脑袋想了一会儿,说:“川菜。”

    “嗯,这个可以有,正好我研究出一个新菜色。”欧擎宇笑道。

    “公司这么忙你还有心情研究新菜色?”

    乐瑶的脸上有着惊讶:这是否说明他已经有了应对的方法?

    “公司再忙,人也是要吃饭的,我总不能因为一个炎彬就不过自己的生活了吧?”

    乐瑶没有做声,觉得他说的也有道理。

    “小瑶,别担心,‘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嗯?”

    说不清楚为什么,每次听到欧擎宇的安慰,她就不会那么担忧了。

    “我知道了。”

    看着对面的别墅亮堂着,炎彬眼神幽深的凝视,如果细看,还会发现隐藏在眼角的哀伤。

    他们现在在做什么?一定是一家人高兴的聚在一起谈笑风生吧?欧擎宇做饭,乐瑶打下手,恺恺在一旁说着学校里的趣事,两个大人偶尔插嘴,这原本是他要过的生活啊!

    他知道是自己造的孽才让事情变成这样,他没权利去责怪乐瑶的残忍和恺恺的不谅解,换作是他,只怕也是这个态度。

    茶几上的手机铃声响起,炎彬踱步过去,来电显示的是“齐亚鑫”三个字。

    “学长。”

    “怎么?还没搞定?”

    听到他调侃的声音,炎彬心里有着无奈。

    “乐乐的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

    她若是真的和人置气起来,那觉得固执得要人甘拜下风。

    “自作孽,不可活。”

    瞧瞧!多么简单的6个字,偏偏都戳中了他的心!

    “学长,你如果是来打击我的,我就挂电话了。”

    “呵呵!我只是想问你一下,你这段时间没少给擎宇找麻烦吧?”

    炎彬脸色一凜,“学长心疼了?”

    “呵呵!怎会?”

    此刻的齐亚鑫正搂着自家老婆,低头就亲了一下她的脸。就算他真的心疼,也是疼自己媳妇儿。

    “有没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

    帮忙?这男人是要联合外人打击自己的亲弟弟?不至于吧?

    “不用,我能够处理好。”

    若是真的让齐亚鑫出手了,只怕会让他们兄弟心生嫌隙。

    “OK,言归正传,过两天我要来澳洲这边出差,所以要借住你家。”

    “一个人还是一家人?”

    以往齐亚鑫出差都会带着曼彤,所以这次,他要问清楚。

    “我一个人,小彤刚怀孕,不适宜坐飞机。”

    说到这里,隔着电话,炎彬都能想象出齐亚鑫因为这件好事而春风满面的模样。

    “我还真该说一声恭喜!”

    “谢谢,希望这次是个女儿。”

    他探手抚上妻子还不是很明显的肚子,俊美的容颜满是喜悦。

    “学长这是重女轻男?”

    当初曼彤怀着睿睿的时候,他记得好友也是这么说的,谁知生出来的会是一个混小子!

    “女儿贴心啊!儿子太皮了!”

    起初,炎彬对齐亚鑫这话倒是没多大感触,后来遇见恺恺后,他才真的深刻体会到了。

    “你说得对。”

    这声叹息仿佛是男人们找到了共通的语言,小家伙黏人,弄得自己和老婆腻歪的时间都没有了。

    “恺恺那边怎么样了?”

    齐亚鑫还记得那个和自己儿子差不多大的小家伙对炎彬这个亲爸可是不屑一顾的态度。

    “没以前那么讨厌我了。”

    因着上次他私自把恺恺接走的事情,乐瑶为此和自己生了很大的气,所以,他就把探视儿子的时间全部挪到了午后,恺恺吃午饭的时间,他就会去学校陪儿子聊会儿天。当然,这一切都是背着乐瑶默默进行的。

    “嗯,是个进步。”

    齐亚鑫也看得出来,乐瑶十分在乎恺恺对别人的态度,大抵儿子讨厌的人,她都不会大意。

    “付出了这么多总算有点儿回应。”

    炎彬欣慰的笑了笑,更加佩服乐瑶当年不计后果对自己付出的爱恋。如果连她都能做到,自己还有什么理由放弃?更遑论是他把他们母子弄丢的。

    “慢慢来吧。”

    这种事情外人还真帮不上什么忙,以炎彬的性子,他也不需要别人帮忙。

    “嗯,你什么时候过来就提前给我打电话,我去机场接你。”

    “OK,我先挂了。”

    将自己的住处安排好,齐亚鑫也不啰嗦,果断的切断了通话。

    “给自己找到住的地方了?”曼彤笑着打趣。

    “是啊,反正彬在那边买了房子,他一个人也是浪费。”

    我去!这是朋友么?他刚才在电话里好像不是这么说的吧?住别人家好歹也该态度好点儿吧?怎么到自家老公这里变成理所当然了?

    “老公,我怎么发现你的脸皮越来越厚了?”

    说着,她还不忘伸手掐了掐他的脸,想看看自己说错没。

    齐亚鑫呢也不恼,任由她掐着自己好玩。

    这世上,恐怕也就只有这个女人敢对自己动手还不担心自己生命安危的。

    “你觉得厚了?”他问。

    “感觉也还好啊……”

    曼彤笑睇着他,起身亲了一下他的脸。

    “宝贝,我会想你的。”他搂着她的腰,说。

    “这次我不和你一起去,你可别给我招惹一些烂桃花哦!”

    看着妻子义正言辞警告他的可爱表情,齐亚鑫探手抚上她的肚子。

    “我保证会乖乖的,也希望你肚子里的这个小家伙乖乖的。”

    和这世上大多数的男人一样,对于这个孩子,齐亚鑫也充满了期待。

    “老公,万一这次又是个儿子怎么办?”她问。

    对于曼彤来说,儿子女儿都一样,都是他们爱的结晶。

    “我猜你这次生的一定是女儿。”他自信的说。

    面对他信誓旦旦的模样,曼彤是真不知道这男人哪里来的自信。

    “我说的是万一,万一不遂你的愿怎么办?”

    齐亚鑫想了想,嘴角扬起一抹邪笑,“那就只好辛苦老婆了,反正,我一定要一个像你一样的女儿。”

    这是他最孩子气的地方:偶尔耍赖。

    “齐亚鑫,你知不知道女人怀孕很辛苦的?”

    男人点点头,“所以我才把你当成皇太后一样伺候着。”

    嗯,这话是没错,两次怀孕,齐亚鑫都很认真严肃的对待,唯恐她有丝毫差池。

    “真希望小瑶也可以跟我一样幸福……”她依偎进丈夫怀里,叹息。

    “会的,你别多想,嗯?”

    这时,一直在旁边不作声的睿睿终于抬起了他的小脑袋。

    “欸,我说你俩每天不在我面前撒一次狗粮就不舒服是吧?”

    “小子,让你生长在一个有爱的环境还不好?”齐亚鑫挑眉问。

    “呵呵!真是太有爱了!”

    睿睿无语的笑了笑,转身往楼上走去。

    “老公,会不会我们真的太忽视睿睿的感受了?”

    曼彤担心自己是不是真的在无意间给儿子做了什么不好的示范。

    “不用担心他。”

    说到这个儿子,既是齐亚鑫的骄傲,但也是他的“情敌”,关键还是一个不可忽视的“情敌”。

    “欸,也不知道你们父子是怎么搞的,处在一起就是要掐架的节奏。”

    “哼!谁叫那小子总是剥夺你的注意力?”

    他已经想过了,等到儿子18岁了,直接就把公司甩给他,他就带着亲亲老婆去环游地球,好好过两人世界。

    看到他吃醋的神色,曼彤忍不住笑出声来。

    “你这么大个人跟儿子吃醋,不会不好意思么?”

    不好意思?怎么会?他没有动用自己在商场上的心机就不错了。

    “不是你说我的脸皮越来越厚了嘛!”

    “所以你就要用实际行动附和我的话?”

    “我猜,家有儿子的男人大抵都和我一样的心态。”

    “看来,不给你生一个小情人,你是心里不平衡啰?”她调侃。

    齐亚鑫点点头,俯身吻住她的唇……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