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皇后保卫战_ 第一百二十七章 初承恩泽-

时间:2021-07-02 17:36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百媚千娇小说皇后保卫战 第一百二十七章 初承恩泽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月华一声惊呼,愈加慌乱地挣扎:“不要!”

    她胸前露出的一片细腻若瓷的亮光令陌孤寒的眸子愈加炽热,他身子里似乎有一头猛虎在咆哮,奔腾,露出原始的,嗜血的本性,迫不及待地想要将身下的人瞬间吞噬干净。

    他低下头,热烫的唇压在月华玲珑的锁骨上,一路迤逦向下。

    月华像一条被钳制的水蛇,柔弱无骨的身子在陌孤寒的掌控下慌乱地扭动,伸出手臂使劲推拒着他魁梧坚实的肩膀。

    不过是不自量力。

    她早已经做好了将自己奉献给陌孤寒的准备,并且也曾偷偷地憧憬过其中的缠绵与温情,只是从来没有想过会是这样粗暴的方式。

    陌孤寒不耐烦地将她手腕钳制在头顶,月华的挣扎反抗令他眸中的痛楚剧烈翻涌,狂躁地、粗暴地肆虐,就像飙风沉沉席卷而过。

    声声裂帛,犹如弦断。

    一支燃烧的红烛不甘心地挣扎了两下,在衣物被扬起落下时带来的疾风里,终于湮灭,滚落下一串热烫的泪,留下一缕杳然的青烟。

    室内顿时暗沉下来,只余外间一蓬烛影,透过轻纱帘幕,氤氲着投进一丝暖意。

    窗外爆竹声声,紫禁城上空仍旧有烟火不断炸裂,弥留着去岁最后的璀璨与繁华。

    月华痛楚地一声闷哼,立即紧紧地咬住了下唇,浑身僵硬,痛得直颤,恍如寒风萧瑟里的一片枯叶。

    身上狂暴的失去理智的人立即停了下来,紧绷着身子,撑起手臂,从喉间逸出沙哑的两个字:“痛吗?”

    面对着雨打落花一般凋零的人儿,陌孤寒终究是心疼地放低了姿态,软了声调。

    月华只扭过脸去,咬着唇倔强地不说话,委屈的眼泪便顺着光洁苍白的脸滑落在锦褥上,一片冰凉。

    两个人,就保持着那样的姿势,僵持了片刻。偷偷探进来的烛光给陌孤寒完美的侧影镀上一层柔和的光晕。

    辛苦的隐忍令陌孤寒额头上微微沁出一层细密的热汗,然后汇集起来,沿着他鬓角淌下去,喉结艰难地滑动了两下,然后汗珠掉落在月华的如雪白皙上,与她的淋漓香汗融合。

    月华终于忍不住一声细碎抽噎,在瞬间寂静的暖阁里,缓缓荡漾开满腹的委屈。

    朦胧光影里,她的身子颤颤盈盈。

    陌孤寒不得不强咬着牙根,拼命忍耐住她无意间带给自己的悸动与汹涌澎湃。温柔地俯下身子,将他烫热的唇印在她的脸上,轻轻地吸吮她咸湿的眼泪,有些笨拙。

    月华赌气将脸扭得更靠里,陌孤寒的唇一路滑下来,便紧贴在她已经开始烧灼的耳朵上。热烫的呼吸,混合着醉人的酒意,霸道地钻进她的耳朵里,带着勾人的诱惑,令月华的身子忍不住一颤。

    “月华。”

    陌孤寒低喃她的名字,低哑暗沉的声音里,混合着千丝万缕的缠绵情愫,伴着酒香一同发酵。

    “你一辈子都是朕的人了。”

    舌尖伸进她的耳朵里,贪婪地左冲右突,漫无目的。

    月华口中溢出一声难耐的巍巍嘤咛,如泠泠琴弦被纤指挑起,带着醉人的颤音,如屋檐上的雨水滴落在廊下的水面上,瞬间荡起的涟漪。

    她紧抿起红唇,呼吸却急促起来,胸膛如潮起伏,与陌孤寒的心只隔了一点轻薄的距离,两人的心跳甚至混合在一起,发出共鸣的节拍。

    陌孤寒的舌尖轻挑,已经将她娇嫩的耳垂裹进唇舌里,轻轻地啃噬。

    一束烟花瞬间腾空而起,没有赤橙黄绿青蓝紫的绚丽,只给她留下一片刺目地炫目。

    她水蛇一样的腰轻柔地弓起,像烟花那样绽放,越升越高。

    陌孤寒眸子一紧,沉下身子,瞬间席卷起惊涛骇浪,惩罚性地攻城略地。

    一城繁华,半池烟沙,瞬间湮灭在沉沉的疾风骤雨里,遍地落花。

    第二日上午,月华是被秦嬷嬷洋溢着喜气的声音叫醒的。

    她缓缓睁开眸子,重新又合拢了,懒洋洋地歪过头去。

    身边已经不见了那个男人的踪影,只残留着他身上的余温,和丝丝缕缕若有若无的酒气。她后来完全昏迷在陌孤寒的怀里,根本就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离开的。

    “皇后娘娘,老奴给您道喜了。”秦嬷嬷满腔欢喜地给月华请安。

    道喜?

    月华只觉得是个讽刺,睫毛扇动,望着锦被上的牡丹刺绣,心底对自己满是厌恶。

    她不由自主地想起那个男人不知疲倦,不知休止的索取,难堪地重新闭上了眼睛。

    令她羞耻和难堪的是,自己竟然这样不争气,屈服在他霸道的温柔里,瞬间丢盔弃甲,抛弃了自己最后固执的矜持,完全沉沦下去。

    她听到陌孤寒在她耳边用充满了诱惑的黯哑声音道:“比起你的人,朕更喜欢你的身子。”

    她想推拒,想反抗,却早已经瘫软成一滩泥,深深地嵌入陌孤寒后背的指甲,还有断断续续的轻吟婉转都是在拼命叫嚣着,宣示她对陌孤寒的需求。

    陌孤寒一遍一遍叫着她的名字,每一次疯狂的索求都是对她倔强的惩罚。

    她输了。

    “皇后娘娘,祭祖的时间快要过了。”

    秦嬷嬷小声提醒。

    月华迟钝的脑子方才开始运转。今日初一,陌孤寒依旧要早起,前往祖灵堂子祭祖,然后回朝在泰和殿接受群臣朝贺,再回乾清宫。月华按照规制,应该带领宫中妃子向着陌孤寒请安拜年。

    月华看看窗外赤白的天色,终于出声问道:“几时了?”

    一开口,她自己情不自禁地吓了一跳,慵懒中掺合着浓地化不开的甜腻。

    “辰末了,适才已经有宫人过来传信,说是皇上大朝会已经快要结束了。怕是马上就要回宫。”

    月华大吃一惊,赶紧起身,只觉得浑身仿若被碾压过一般,无处不是酸痛的。她忍不住轻吟一声,皱了皱眉。

    魏嬷嬷心疼地看着她,手里捧了一叠大红色金银线刺绣的宫装:“等一会儿回来,泡个澡就好了,娘娘暂且忍忍。”

    “怎的不早些唤本宫起来?”

    月华有些懊恼,今日一年初始,若是耽搁了时辰,岂不成了笑料?

    秦嬷嬷低声道:“是皇上交代说,到时候他会命人过来通知,不让我们打扰您休息。”

    月华脸上一红,再不敢耽搁,咬牙忍着不适,起身清理洗漱,任宫人团团围拢了自己,手脚麻利地整理裙裾,梳妆打扮。

    秦嬷嬷的手很巧,脂粉轻巧地晕染开,好歹遮掩了她脸上的憔悴之色,黛笔勾勒,巧点绛唇,不用精细装扮,月华便重新变得光彩照人。

    她用一件竖领披风遮住颈间的旖旎春色,慌里慌张地出门,宫外已经候了一顶肩撵,被香沉搀扶着坐上去,小太监健步如飞,堪堪在陌孤寒散朝回宫之前到了乾清宫。

    泠贵妃,雅嫔,鹤妃等人已经穿戴一新等候多时。此时,严冬清晨的潮湿雾气还没有散尽,空气里仍旧带着湿润的土腥味道。几位千娇百媚的娘娘在淡薄如练的雾气里,亭亭玉立,宛若瑶池仙子。

    今日一年复始,诸人都花费了极大的心思装扮,喜庆而不艳俗,妩媚而不妖娆,眉眼飞扬,精雕细琢,势必要争奇斗艳,将身边的人比落下去。

    就连兰汀,今日也明显焕发出不一样的脱俗之气,穿一袭嫩绿色束腰宫装,裙摆上绣两只活灵活现的百灵,一袭狐狸毛滚边银鼠皮披风,娇娇俏俏,如同一根水灵灵的小春葱。

    月华的肩撵一路飞奔着过来,四人停止了议论,都扭过脸来盯着看,目光有些许怪异。

    她不自然地向上提提领子,在香沉的搀扶下,慢慢步下轿撵,只觉得脚下虚浮,双腿不由自主有些打颤。

    四人上前行礼,月华清清喉咙,强忍着酸涩抬抬手臂:“起来吧,别多礼了。”

    泠贵妃已经站起身来,唇角带着讥诮:“皇后娘娘今日怎么这样沉得住气,这个时辰方才来?”

    月华见她见面便要开战,微抬下颌,望望紫禁天街的方向:“怎么,晚了吗?还是皇上已经回乾清宫了?”

    “皇上按照往日这个时辰,可是早就应该回宫了。皇后娘娘真会掐点儿。”

    月华踱步上前,走到最前面的位置,似是浑不在意泠贵妃不阴不阳的语气:“今日不同于往日朝会,不仅所属藩国要来朝觐见,听说西凉留在长安的使臣也要在今日朝拜吾皇,以彰显臣服之意,朝事自然繁琐。本宫以为泠贵妃服侍皇上时间最久,应该不会说出这样无知的话来。”

    泠贵妃大早起在嘴锋上就没有讨到便宜,尤其是月华所站的位置,正是往年自己率领群妃恭迎陌孤寒的地方,也是最为引人注目之处,愈加嫉恨:“妾身只是不敢恃宠而骄,所以早早地恭候在此地罢了。”

    这言外之意,便是说月华今日是恃宠而骄了。

    雅嫔拽拽泠贵妃的袖子,小声嘀咕道:“今日皇后娘娘初承恩泽,自然身子乏累一些。”

    声音不大,但是足够几人都听个清楚。

    月华猛然回过头来,盯着雅嫔,唇角噙着一抹冷笑:“本宫倒是真的好奇,雅嫔娘娘是听谁说的?难不成本宫的清秋宫里,还有雅嫔的耳目不成?”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